“湖大没有围墙,我们就是围墙!”

时间:2022-03-30 19:22 点击:

2个校区,4片区域

13个值守点

17个点位

150米挡板,280米水马

149人

24小时现场守控

他们就是湖大的“围墙”

临时“围墙”。

“湖大没有围墙,我们就是围墙!”

疫情来袭,开放式校园人员流动太大,人员错杂,无法管控怎么办?学校第一时间作出决定,封闭管理。

26日,在保卫部全体人员的努力下,连夜紧急协调,在南北2个校区,3个封控区,2个管控区域,17个点位共搭建挡板150米左右,在两山一湖中区、办公楼-一舍-建设村一线搭建水马280米,临时筑起“围墙”。

“接到封闭管理通知的第一时间,我们就开始紧急调配各项物资。学校封闭和简单的道路封闭不一样,只开一台警车停在路中间是远远不够的。校园出口多,哪个小道可以通,哪扇小门可以开,哪座围墙可以翻,哪些地方要预留紧急出口,都一个点一个点仔细勘探、排查,所有人员排查到晚上4点才基本完成。”保卫部部长谭琳说,“湖大没有围墙,我们就是围墙!”

外来人员无法进入管控区,280米长的水马全部都是保卫人员一块块的搬运、捆扎、注水。从26日上午一直到27日上午,整整一天的时间,水马才基本摆放完成。直到29日凌晨2点,所有水马才全部完成注水工作。“有些水马摆放位置比较偏远,我们只能开着水罐车,一寸一寸的搬消防带去注水。时间紧,任务重,所有人员只能加班加点的干。”秩序科邓哲说。

连夜搬运水马。

驻扎水马。

搬动消防带给水马注水。

结束了一天轮岗值守的邓哲并没有回到办公室休息,检查水马是否完好,查漏补缺各处细节,是否有遗漏的小道?昨天的缺口是不是补上了?搬运物资,组织维护核酸现场秩序,深夜停下来的时候,他已经记不清完成了多少项任务。

目前,学校10个校园出入卡口,24小时守控。每个卡口四个人轮班,每个人站六小时的岗,最难的是凌晨那一班。春季的长沙时常多雨,雨中,他们的身姿同样挺立。

夜间守控路口。

夜间守控财院校区。

“什么也没带,只身一人,最快速度赶到学校!”

“收到返校消息的时候是周六上午,前一天周五晚上我还答应了儿子要带他出去。”雷金晶说。临走前,她知道这一去可能就是很久回不了家。她叮嘱家人照看好家,然后把“赖”在身上的儿子硬“扯”下来。着急出门的她,什么也没带,只身一人,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学校。

“当天,我在群里发了一条返校信息,保卫部5位部领导,11位科长,除1人借调在北京外,没有一个人找理由,全部克服困难,第一时间赶到。很多同志因为来不及,什么都没带,我让大家下午轮流回家收拾东西准备坚守一线,但没有人回去,都是让家人朋友把衣物送来,自己争分夺秒的完成手头工作。”谭琳说。“保卫人身上有一种‘有召必回,有召必应’的使命感。”

在外单位借调的毛志没有第一时间收到通知,在看到工作群里的状态时,他主动请缨,加入队伍分担工作。“大家都在一线战斗,我怎么能不加入?”一回来,毛志就从校卫队黄志友手中接过了两个卡口的值守任务,在其他同志因为流调被隔离后,又主动承担了空缺岗位的工作。“我们就是哪里需要哪里搬,有困难,克服困难上!”毛志说。

沈莉也在看到消息后主动申请返校加入。“我做好了不回家的准备,家里有困难也克服,我随时准备着,只要有需要!”沈莉说。这几天,负责核对流调信息的她手机从未离开过手边,电话一响起就会立刻接听。“流调速度就是防控速度,我们基本保持一直在线,希望能再快一点完成信息核对。”沈莉说话速度很快,匆匆两句又转身投入信息流调工作。

从26日起,三天内,保卫部已经协助核实流调信息200余条。

24小时协助流调。

第一晚,在物资没有完全配齐的时候,保卫部人员都坚守在一线,随地靠着“眯一小会”就起来甚至直接48小时连轴转。哪里能睡就睡哪里,走廊上、办公室里,躺椅、办公椅、办公桌都成了他们临时的“床铺”。

临时搭建的床铺

48小时连轴转之后抽空在办公室休息

在路边、值守点抓紧时间简单就餐。

“不把这些问题搞明白,我没法安心去隔离。”

“在保卫部的群里,不管什么要求,只要你提,就一定会有人回复,没有人会觉得这不是我的工作职责,大家都在主动‘补位’。”负责组稿校园出入及管控方案的雷金晶在返校的第一天一直工作到凌晨三点半,早上五点又匆匆起来处理协调问题。第二天,看在眼里的秩序科鲁国强二话没说,直接接过她手上餐食预定的工作,在完成办公室人员协调的空隙,来解决餐食预定。

“每一项必要的任务,再多加班,我都会全力以赴,绝不推诿。没有困难的事,只有怕困难的人,因为我们的团队,有困难我也不怕,这是全体保卫人给我的底气。”雷金晶说。

雷金晶在综合协调事务,一个电话没挂另一个电话已经接起。

负责社区工作的张竞开得知自己需要去酒店集中隔离后,第一时间并不是准备隔离的衣物,而是争分夺秒的归纳整理手头的工作。“我要对接手工作的同志负责,不把这些问题搞明白,我没法安心去隔离。”在到隔离酒店后,邓富昌、朱群峰、张竞开第一时间递交的线上志愿工作的《请战书》。“焦急又担心,担心一线同事们工作负荷太大自己帮不上忙,更担心因为我们的工作不够到位,人员的基本物质生活资料保障不到位,这是基本的底线,我不能放。”张竞开说。

党员请战书。

离开一线还在焦急的线上工作。

凌晨1点,保卫部副部长赵震宇的手机收到一条紧急微信通知,他立刻把消息同步到群里,几乎是同时,收到了部长谭琳的回复。赵震宇立即赶到现场进行协调。“赵副部长一直在一线和大家一起同吃同住,下雨了提醒大家注意防雨,看到有些同志比较辛苦,也会催着他赶快去休息,他注意身边其他人的状况,自己却总是第一个往前冲。”邓哲说。

“一线面对疫情,岗位责任在先。先工作后个人,先他人后自己,这是我们全体保卫部的‘信念’”。刘晚梅坚定的说。

协助就地办公老师搬运物资。

一声令下

不论男女,都是战士

不论昼夜,接力守护

他们不是保安

他们是湖大的“围墙”

他们是开放式校园的守护人

他们守住一线,托起安全底线

无言奋斗只为了那一份托付

无惧风雨终将迎来新日出!

致敬,所有的保卫人!

来源:融媒体中心 保卫部

实习编辑:韩月

记者&责任编辑:唐思

图说湖大
  • 【组图】7个检测点!24小时!
  • 【组图】春花浪漫正当时
  • 【组图】大雪已落 来年再约!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