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劲松:我是辅导员,不能当逃兵!

时间:2022-04-03 08:00 点击:

“王老师,南校区学生宿舍急缺人手,你可以返校支援吗?”3月27日晚,电气与信息工程学院博士生辅导员王劲松接到调令电话后,陷入了短暂沉思。

一边是处于严峻疫情下的学生,一边是停课在家的两个孩子和年迈的父母。“要不你还是线上办公吧。”得知他的处境难处,电话那头又提出了另一种工作方式,王劲松摇头拒绝了。

他说:“我是辅导员,不能当逃兵,这是我们的责任,再难也得要上!那么多医护人员不也是一样吗?”

家里两个小孩,哥哥十岁,妹妹两岁。“宝宝,爸爸有事出门了,你们有段时间可能见不到爸爸了。”出门前,王劲松跟孩子道别,“爸爸,你会有危险吗?”懂事的哥哥似乎早已理解“疫情”这个沉重的字眼。

“说实话,肯定是有犹豫的,”王劲松坦言,“我不是怕自己陷入危险,我是考虑家人和孩子。但无论如何,我不能不顾自己的责任。”

在31日零点左右与记者的简短通话中,王劲松强调了数次“责任”“义务”。

在南校区十舍楼栋穿梭的王劲松。

28日中午,王劲松来到南校区十舍,就在102室住下了,与这里的162名学生同吃同住。

从接到调令到到岗,怎么“耽误”了半天?原来,是王劲松早早与这边学生联系上了,搜集完大家的需求清单,趁着进管控区前帮他们采购了大批所需物资。

“忙!真的很忙!”王劲松介绍,目前校区采取网格化管理模式,住在十舍的162名男同学来自十几个学院,“片区这边要负责,原来的学生不能丢,包括每天的信息摸排、核酸检测、用餐保障等等事宜。”

信息摸排中的王劲松。

“不是在处理这件事,就是又有新的情况发生,”回想起来,从28日进校,头两天时间里王劲松就吃了一顿饭,其余时间就吃点带来的饼干垫垫肚子。“就在昨天,部分学生健康码突然变红、变黄,”王劲松一直在处理相关事务,连中午取回的盒饭都没顾得上吃,“午餐”变成了“宵夜”。

十舍没有电梯,上下六层全凭脚力,王劲松也记不清一天得来回跑上多少趟了。记者和王劲松联系的时候是深夜十二点多,而他的手机还在不停地响,这几日都工作到了凌晨一两点。

“这是一场艰巨的‘战斗’!”王劲松说,既然选择了辅导员这个岗位,就意味着要始终和学生们在一起,共进共退,不胜不归。

来源:融媒体中心

实习编辑:沈政岐

记者、责任编辑:周丹

图说湖大
  • 【组图】7个检测点!24小时!
  • 【组图】春花浪漫正当时
  • 【组图】大雪已落 来年再约!
最近更新